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的秘密和我小舅子
老婆的秘密和我小舅子
 当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弟妹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先认识她,而先认识我老婆呢?』
每当她亲切的唤我:「姐夫」时,奇怪的是,语气并不嗲,但往往就有让我有一种陶醉的感觉!
当她从青岛卫校毕业后不久,就通过普考,分发在青岛第二人民医院(现海慈医院)担任护士。但她仍不自满于此,工作之余仍然勤奋进修,準备护理类的高考。但因为她出色的外表、火辣的身材,也有年轻的男医师对其穷追不捨,苦苦纠缠……这使得她困扰不已。
时值夏天,我那迷人的小弟妹,平常的时候穿着就是轻便的T恤及短裤,那白晰修长的美腿,那隐藏在T恤里胸罩的形状,往往令我看得想入非非。
我的弟妹这两天和她老公也就是我舅子吵架,再说他家是外地的,也没地方去只有找我老婆聊聊,这不她这两天就要来了,来到我家后几天常令我兴奋不已,尤其是几次她浴后忘记马上收起的衣物,常使我有如获至宝的感觉,爱不释手的嗅闻着其残留在内裤的少许异味、尿痕,轻抚那胸罩及内裤的花边、蕾丝。那小小件的三角裤跟我那生产过的老婆因骨盆变大的内裤大不相同啊!由于老婆及小孩造成我想强姦她的阻碍与不便,让我每天都在理性跟兽慾中挣扎。
就在一天夏夜,酷热的天气,老婆在半夜里把冷气关掉,只让电扇吹着燠热的风,令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起床到客厅的冰箱喝杯冰水。轻开房门后,到黑暗的客厅冰箱前,弟妹上身穿着T恤,而下半身则仅穿着淡蓝色的三角裤,在冰箱露出的微光中,将她修长的美腿照的格外诱人。
且因我悄立她的后方,细看了一下,哇!她没戴胸罩!应该也是天气太热,她也正蹑手蹑脚的在喝冰水。我不动声色的看了她美丽的背影一会儿,心里只想着:「干她!我要干她!」却碍于在房中睡觉的老婆,终未付诸行动。
怕吓到她,我轻咳了一声。她似未料到这半夜时分我会起来,惊慌得大口喝茶,边羞赧的轻唤:「姐夫!」不料喝太猛又紧张,呛了一大口,咳嗽不止。
我见状忙趋前,手由上而下的拍着她的背,说:「别急,慢慢喝!」
慌乱中我看到她前面的T恤湿了一部份,看到她丰满尖挺的乳房,乳头是粉红色的,看的很清楚,还有一点渗出汗珠在上面。
她回过气后,停止了咳嗽,惊觉自己衣衫不整(我也只穿一条四角平口内裤,我拿不争气的小东西,把内裤支起了一个小帐篷),急急忙忙的说声谢谢!冲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留下我看着冰箱前的水渍,回味不已。
自从美丽迷人的弟妹住进我家后,为準备英语托福的高考,看得出她不惜辞去工作,势在必得的决心,所以多半的时间都窝在房中苦读,十分认真,除了倒茶、吃饭、洗澡、上厕所外,几乎都不出房门的,只有在一週三天(週一、週三、週五)必须搭车到青岛的海洋大学补习班上猜题总複习课程,当她出门后,我会乘老婆出门买菜时,拿出複製钥匙打开她的房门,溜进去探索一番……(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在她的房里探索着未知的东西)。
首先吸引我注意的是,她挂在窗户晾乾的内衣,大部份在她洗完澡后会取走换下来的内衣随洗净,在用衣架晾在自己房间的窗户,只有少数几次忘记,和我们的衣物混着一起用洗衣机洗涤。我不禁贴近那正随风轻轻摇动的美丽的胸罩和内裤,还有淡淡销魂的香气从里面散发出来,此时的我魂不守舍,陶醉在淡淡的,只有小阿姨她才有的香气中。我想当时的我应该是脸红通通,十分紧张的。
我将粉红色的胸罩轻轻取下,拿到眼前仔仔细细欣赏,质地细緻轻柔,比我老婆的大,边缘的花边蕾丝,如此的诱人,内裤却是那么的小(可爱型)难以想像如何装的下那挺翘浑圆的屁股。带点半透明,在陶醉的气氛中,我将她美丽的胸罩、三角裤摆放在床上,我打开了她放置内衣在抽屉、衣柜,里面有几件不同颜色及式样的性感的内衣,我轻轻的把它们拿出来,一一放置,像陈列展览品般的摆放在床上。
我兴奋的脱下自身衣物,一丝不挂,赤裸裸的看着这些性感的衣物,幻想着跟这些衣物的主人——我的弟妹,正在这房间做爱,我正在疯狂的干着她、蹂躏她,而她在疯狂的呻吟:「噢!……噢!……」高潮来后,她右手则轻握着我那还在盛怒勃起的阴茎,不停的前后套弄。好爽啊!我陶醉在爱抚之中。
过了半小时,在剧烈的快感中,射出了精液……我用左手接住,沾了一点手中的精液,小心的点在小姨子原先晾在窗户风乾的那件内裤阴部位置上,其余大半的精液均用面纸擦拭,丢到马桶沖掉,接着小心奕奕的将取出的胸罩、三角裤依原样摺叠放回,完后再仔细巡查一遍,确保与原状无误后,我退出关上房门,心中却已在盘算计划实际强姦,蹂躏可爱弟妹的下一步……
就在美丽动人的弟妹借住我家準备考试,天天的在养眼、热血沸腾、理性与兽慾之间挣扎……中渡过。转眼间在心绪澎湃中过去一个多月,除了视觉上的享受--因夏天她的穿着都是轻凉的T恤,搭配着短裙或热裤,有时在低头或弯腰,从她的略宽鬆的领口中望去经常可看到她丰满高挺的乳房大半及乳沟,穿戴胸罩的颜色款式,几次难得的在客厅见她跟我老婆聊天至兴高采烈,由斜对面的XX看的见一点她白晰修长的双腿间微露出的三角裤……都会让我刻意伫足观赏。
而当她出门后,我也都把握空档时间,小心迅速地溜进她的房间,大肆地探索、来玩她性感的贴身衣物……翻看她的书籍、文件……希望能多知道些她的隐私,并多次在她房中进行幻想、自慰……这一切都在小心奕奕之下进行,所以她并不知道我这个斯文帅气的姐夫黑暗的另一面。
我跟我老婆的性生活,其实是很狂野又频繁的,因彼此身体都属于高挑健美型,又正值壮年,所以勇于尝试各种性交姿势及新奇的花样,每次作爱总把她干得气喘吁吁、面容痛苦、满身颤抖、呻吟连连。有时夜深人静,真害怕她如此高分贝的呻吟声会吵到别人,我想住隔壁房间的小姨子应该也会听到,虽然是水泥混凝土的墙壁,但这么大声的忘情呻吟……
从老婆阴部流出的淫水,常常氾滥到弄髒床单。像情趣商品也都会搭配着使用,在作爱时,彼此也会吐露除了对方以外的性幻想对象,更增加心理的刺激。
像她会跟我作爱时,想像着刘德华正在操她、干她;或是幻想市长的儿子(我的好兄弟)跟我一起操她、玩弄她的乳房,用硕大的阴茎疯狂的插她,她是我俩的性奴隶……等等之类的幻想。
这些幻想起初以她恬静保守的个性,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但在我阴茎的猛烈抽插下,及我引导劝说,她解除了心房,放开一切,像个截然不同的蕩妇,由她口中说出平常不敢说的性幻想,不仅增加了她的刺激,淫液不停流出,我也充份地享受到征服的快感。
我也跟老婆在激烈作爱中说出我性幻想的对象,其中有她美丽的小学同学、影星杨思敏、巩俐、赵薇、主持人:王小丫、周迅、歌手:孙燕姿、表妹……当我脱口而出说出:「我想干小姨子!」时,她似乎愣了一下,说:「是吗?原来你想干她?」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虽然仍在用就浅一深抽插她的小穴,心里仍难免有些不安,毕竟小姨子跟距离遥远的性幻想时对像不同,她此刻就睡在我们的隔壁房间啊!
一会儿,老婆又闭上了眼、口微开着发出呻吟,我将她屁股翻转过来,如同狗交一样背对交媾姿势,再次猛烈的抽插,她叫得更大声了。我再问她:「给我干萌萌(我小姨子的名字)好不好?」她呻吟仍不回应,我不死心再问她:「好不好吗?」
她终于回答:「噢……噢……好!……噢……看她自己……噢!如果她愿意……噢……我就让你……噢!……干她……」听完后,我心里一阵狂喜,有了老婆默许,姦淫那性感弟妹的日子不远了!
随着时光流逝,弟妹跟我愈来愈亲近,已不似刚搬进来时的拘谨,不再只是会找我老婆聊天,在认真K书之余,也会找我谈话,聊些生活上轻鬆的话题,或跟我三岁的小孩玩耍、逗弄他……
有很多次的晚上,我坐在客厅看电视新闻,我老婆则会在厨房煮菜準备晚餐,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还冒着热气,美丽的容颜有些红通通的,乌黑亮丽的秀髮没完全吹乾,一大半的髮丝还是湿湿的,如平常一般穿着T恤及运动短裤,显露出她姣好的身材、丰乳、细腰及美腿。
她也坐在斜对面的XX上正以毛巾擦拭秀髮,边跟我一起看着晚间新闻,我则将目光由电视转移到她身上游移探索。她似乎看得全神贯注,并未发觉我这淫蕩姐夫异样的眼光,正在对她进行视觉上的强姦呢!
『噢!……萌萌……我想揉捏你高挺柔软的乳房……给姐夫揉揉吧!噢……』
这种类似的视奸、意淫常会让我内心产生兴奋感,但我那里却慢慢勃起来了。而这样美好的生活及美丽的画面,却也因她考试考完后将结束,我知道再不付诸行动的话,不管她托福考试通过与否,她都会搬走,以后再难有机会得到她了。
慾念始终还是战胜了理性!于是我根据朋友的介绍,经历了一点琐碎、麻烦……在北京的一家西药房买到了我想要的东西--FM2。那白色、小小粒的药丸,号称无色无味,药效又强又迅速,事后又有失忆的效用,真的很难买到!
当晚约十一点后,我到外面买了三碗美味的药炖排骨,在给我老婆及弟妹吃的排骨汤内,紧张颤抖着加入了捣成粉末的药搅拌混合,当宵夜请她们姐妹食用,她们不疑有它的开心吃尽……吃完不久,小弟妹就走回房间,说要再看一下书,而我跟老婆不久也回房睡觉。
约睡到半夜一点多时,只听到枕边老婆发出低沉熟睡的打呼声……她除非很累,不然睡觉很少打呼。我当然不会睡着,知道是药产生了效用,我不放心的摇老婆肩膀、拍她的脸颊,几次试探性的想唤醒她,她酣睡如故,毫无反应,于是我放心的下床开门,走到隔着一间厕所的弟妹房间,试探的敲门……
敲了一会儿见没有回应,就转开手把开门,室内灯仍大放光明,只见我那性感的弟妹趴在书桌上,如同我老婆一般的酣睡着,我轻轻摇她的肩膀:「萌萌,起来!到床上去睡!」叫了几次,确定她毫无反应的熟睡后,我也大着胆子将她从书桌椅上抱起,然后将她放在床上躺卧。此刻的我心跳得厉害,觉得好像快跳出来。
我转身先将房门锁上,再走回去将弟妹的T恤及短裤脱掉,边脱衣物时,手不由自主乱摸,迫不及待的轻轻抚摸她尖挺的乳房、柔软的臀部。虽然隔着美丽的胸罩、内裤,我只觉得好兴奋啊!今晚她是属于我的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自身的衣物,走到我弟妹的身边,仔细地贴近她欣赏每一寸的肌肤,右手忍不住伸进那丝质半透明、满布花瓣蕾丝淡蓝色的内裤里摸索。柔柔的阴毛、软软的阴阜,噢!……我用三根手指轻轻来回抚弄她的阴唇,噢!……噢!……接着两手齐用先解开她背后的胸罩钩子,抬高她的臀部拉下内裤……噢!……哇!……噢!……太美了!终于她美丽的身躯赤裸裸的一览无遗,我无法形容此刻的兴奋之情,我唯恐怕弄醒她,抚摸她白晰无暇的每一寸肌肤,虽然知道她不会这么快醒来,但这日思夜想的梦,居然就这么的真实呈现。噢!……那高耸的奶子上有两颗像葡萄的两粒乳头,下面是黑亮浓密的阴毛。我们现在正在赤裸相对,我的粗壮阴茎勃起已呈45度角般的耸立很久了。
我开始蹲在她的乳房上方,用长长粗壮的阴茎摆弄、碰触她美丽沉睡中的脸庞、嘴唇,像是用阴茎帮她涂口红一般。噢!……慢慢地由上而下碰触乳房……乳头……肚腹……阴部……我将脸贴近小姨子的阴部,用手指轻轻拨分开她的阴唇,浓密黑亮的阴毛已遮掩不住那肥美略粉红色的私密处。
我细细的欣赏,她跟我老婆的色泽不同,我老婆因已生产过,加上经常跟我作爱,其阴唇是有点暗红色的。噢!……我伸出舌头,开始舔小姨子的阴唇、阴蒂,有点鹹鹹的尿味,舌头来回摆弄吸吮。
弟妹此时似乎轻哼了一下:「嗯~~」吓了我一跳!她仍酣睡中,此时应该也在做着春梦吧!我想。接着我以手指试探性的伸入她的阴道内,有点紧,有点温温润润的,我在考虑是否该刺穿她的处女膜……想了一下,如果流出血怎么办?隔天她觉得阴部有点疼痛怎么办?边想着,右手两根手指仍在阴道约三分之一的深度,不停来回作着穿插抚弄的动作,渐渐的从阴道内分泌出一些略黏滑的淫水。终于我将充血已久、耸立粗长的阴茎,慢慢的移动到小姨子的阴部边缘。
不行!克制不住了!看着她赤裸裸的美丽身体,『插进去吧!』在我滚烫的心里一再吶喊着。我跳下床,开门转到浴室,拿来一条乾毛巾,铺在床上小姨子的臀部下方,抓着盛怒的阴茎,凭借阴道润滑插进约四分之一深,『死就死吧!只要能干到她,死也值得!』臀部用力一挺,好紧啊!再用力!插进去了!完全进去了!
只见弟妹动了一下,眉目微皱,「嗯~~」的哼了一声,依然躺着酣睡。
我轻轻却用力地插送,阴茎被包得紧紧的。噢!爽死我了!意外的是没有流血,这表示她的处女膜早已破了,她应该不是处女了。呼~~还好!
接着我开始了正式的动作,阴茎往复的抽插着,双手也略用力地揉搓她柔软高挺的一对奶子,时而抓捏玩弄奶头。在睡梦中的她眉头依然微皱,因抽插的快感,使得阴道里流出的淫水愈来愈多。如果她是清醒的话,应该正在痛苦又快乐的呻吟吧?!
由于我性感的弟妹阴道真的很紧,她又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在身心都得到极大的快感之下,约抽插45分钟,我把阴茎急忙拔出,一股浓稠乳白色的精液就喷出射在她的肚腹,靠近肚脐的地方!
事后我从容的擦拭她的身体,尤其是阴部更是仔细擦拭,还拿起剪刀剪了几根她的阴毛收放在自己的抽屉里,以备日后回味作纪念。整理了现场一会儿,帮她穿好原来的衣物,盖好棉被,确定巡视一遍与原来摆放无误后,低头如同亲睡美人一般亲吻了她,然后出房门绕到三岁的小孩房间看看他熟睡,天真无邪的脸蛋,最后回到主卧室上床陪老婆睡觉。
隔天早上,大家都起来得很晚,到十点多才起床刷牙洗脸,而弟妹果然没有发觉我昨夜曾姦淫了她,并笑着和我打招呼:「姐夫早!好久没睡这dv摄影机或是自从以FM2迷姦了美丽的弟妹后,她的身材已赤裸裸被我一览无遗且细细地品评过……但她跟我老婆却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之后小姨子在我家中的一举一动,在我的眼中皆毫无秘密可言。
我的眼光,似乎已能穿透她的衣物,她的柔软高耸的白晰乳房、周围有细緻小疙瘩凸起的粉红色奶头、浑圆性感的屁股、细柔黑亮的浓密阴毛,粉红色湿润温暖的阴部、阴蒂、阴道……姐夫曾经偷偷又真实的干了你!萌萌,真想告诉你,我已深深的迷恋着你了!但已不想再用偷偷迷姦的方式,我要在你清醒的时候干你。对!当下我开始了新的计划。
我开车至五四广场,在其中的一家情趣商品店花了1350元买到了小小一瓶的激情液,老闆强烈的跟我保证无效退钱!贞节烈女也会变蕩妇!听完心中不由的兴奋起来。
隔天上午,刚好老婆带着小孩要去附近的亲戚家里玩,我推说有些头痛不想去,于是家里就剩下我跟弟妹两个人。弟妹依然在房间认真地看书,準备将至的护理类高考。我知道机会来了,将激情液準备带在身上,装作无聊的在客厅看着电视……
不久,弟妹开门上厕所,我已知道她的一些生活习惯:像是每天都会泡几杯花茶饮用、洗澡的大概时间、上厕所的时间……等等,我知道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可以利用,赶紧轻快安静地溜进她的房间,兴奋地将激情液倒了一半在她的花茶杯中,杯里还有约七分满的花茶,真是天助我也,再轻轻摇晃杯子使其溶解,接着又轻巧的快速溜回客厅,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
过了两,三分钟吧,弟妹上完厕所又回到房里,关起门继续看书。我在客厅看电视边等待,经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吧,我起身敲着弟妹的门,弟妹开门微笑着说:「姐夫,有事吗?」
我说:「萌萌,没甚么事啦。只是头的两边有点痛,你是学护理的,有没有甚么方法可以舒缓头痛呢?」
萌萌听完关心的说:「喔!姐夫,你可能有点感冒了,要多喝点水,多休息喔!」
我装苦笑说:「水已喝很多,不过头还是很痛。抱歉!打扰你看书。」
弟妹想了一下,仍微笑回说:「没关係啦!我正好也想休息一下。姐夫你要不要去看个医生?」说完后,伸展着双臂向上,并做了几下简单的体操活动,活动筋骨后端起茶杯,将花茶一饮而尽。
我看着她将花茶在我面前喝完,内心兴奋不已,表面上仍不动声色,回说:「一点小病痛,懒得看医生了。」
她听我这样说完,沉思着说:「不然姐夫你坐在这里,我帮你做一下头部的指压,看会不会舒服点。」手并指着床沿。
我应说:「喔!你会指压按摩?好啊!那……就麻烦你罗!」接着我就坐在她床边,她也走上床跪立在我身后,开始以双手按摩我头部的穴道,她确实懂一些,将我按摩得十分舒服。
过了几分钟吧,我舒服得简直坐不住,快要向后躺下了。她似乎看出我想躺下,且她双手高举着按摩,也有点酸,就拉来她的枕头扶着让我躺下,噢!我的头现在是隔着枕头顶着她的阴部了。
又按摩了几分钟吧,我原本舒服得一直闭着眼睛,这时忍不住偷瞄看一下小姨子,她的脸庞有点潮红,跟平常不太一样,我心想:应该是药效发作了!想到这点,我故意翻过身将仰卧着的姿态变成俯卧,弟妹似乎讶异了一下,但还是继续指压按摩着。
我开始试探着假装换舒服的姿势,将双手轻靠伸展围着弟妹跪着的两腿、臀部,并轻轻的碰触她的腿。这时弟妹不安的问:「姐夫,好点了吗?」
我回答:「好多了,真的好舒服!萌萌,谢谢你!」
这时弟妹停止了动作,似乎要举脚站起身来,我突然将她的小腿抱住,她立足不稳向后跌倒在床上,接着我向她扑去,将她的身体压在下面,一起躺在床上。
她吃惊的惊叫:「姐夫!你……你做甚么……」
我说:「萌萌,姐夫喜欢你,给我抱一抱、亲一亲。萌萌……」嘴巴说着,边强吻着她,手已不安份的脱去她的短裤。她挣扎着抵抗:「不行!不……不行吶!」我不理会她的抵抗,转瞬间已将她的内裤扯脱到膝盖处,左手揉搓压制她的乳房,她仍叫着:「姐夫!不要这……样……不要……」双手紧按着我脱她内裤的手想要阻止。
虽然她的双脚乱踢,并极力反抗,但终究比不上我的力气,内裤被我脱到了脚踝,露出那黑色诱人的私处。我将她欲夹紧的双腿用脚顶住,不让她合拢,将右手指强行伸进她的阴道,并做前后反覆的抽插动作。
持续做了一会儿……此时已可感觉她的反抗力道已减缓,不知是药效发作,还是手指的抽插生效,她的淫水已流了一些出来,但她仍在喊着:「不要……啊……不要……嗯……不……要……嗯……」但声音却愈来愈小。
我也把握着她反抗减少的时间,将自己的短裤及内裤一併脱掉,露出昂扬鼓涨的阳具,此时,她的淫水已流满我的右手掌,湿淋淋的。她见大势已去,放弃了反抗,轻声近似拜託的口吻说:「嗯……姐夫……嗯……你……噢……不要射……在里面……我怕……会怀……嗯……怀孕……噢……我的……头……好……像昏昏的……噢……嗯……」
我安抚着回答:「好!我知道了,让我好好爱你吧!」
收敛粗暴的压制,我开始轻柔的脱掉小姨子仅存的T恤跟奶罩,她害羞地将头别过旁边,但已慢慢在配合我脱去她衣物的动作,两手弯曲遮掩着胸部。噢!多美妙的身材啊!后来小姨子,事后告诉我说,她的三围尺寸:36D.25.35。
我握着粗大的阴茎,将其对準了已氾滥成灾的阴部,看似轻缓却略用力的插入。噢!这次插入弟妹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紧,温暖又湿润,噢!但是这次更爽了,弟妹是那么真实又清醒的被我干,身体是如此热切的做回应。
「噢!……噢……姐夫……噢!……嗯……噢……」弟妹眉目微皱,轻哼着。我开始反覆用力的做抽插动作,阴道里的温润窒肉,将我的阴茎紧密地包裹住,噢!好爽!……噢!不行!这样会太快射出来的!我自觉地放慢抽送动作,然后将阴茎先抽出来,停了一下,调匀了呼吸,只见弟妹失望似的哼了一声:「啊……」
我的双手仍搓揉玩弄着她的乳房,手指回转着触摸她的奶头,但阴茎仍悬空停在她的阴部外,轻触拨弄着黑亮柔细又浓密的阴毛,却挑拨逗弄着不插进去。
只见弟妹面颊潮红,娇喘吁吁,忘形的轻哼:「噢!……姐夫……噢!……我要……」
我装作不解的逗弄她:「你要甚么啊?」她着急似急促轻声哼道:「我……要你……插进……来……噢!……」
至此,我知道弟妹已完全被我征服,变成淫慾的蕩妇了,我回答说:「好喔!那我又插进来罗!」将臀部向前一顶,巨大的龟头和阴茎又深入弟妹的体内,开始抽插着,她又喜又惊的轻哼:「啊!……噢!……噢!……姐夫……噢……噢!……」
经抽插狂干了约五十分钟,弟妹其间已忘形颤抖着洩了四五次吧!我的阴茎跟她的阴部已是湿漉漉一片,我的手臂跟背上也留下她乐而忘形的指甲抓痕。
我一直强忍着,克制住不射精,又变换了两个性交姿势。
「噢……萌萌,我好爽啊!你舒服吗?」
小弟妹已被我干得欲仙欲死,轻轻呻吟着:「嗯……舒……服……噢!……噢!……」
我再问:「姐夫干得你舒服吧!!!」
她回答:「嗯……姐夫干得……我……好舒……服……噢……噢……」
我再问:「下次再让姐夫干好不好?」
弟妹闭目轻哼,并不答话,我见她不回应,又更加速的抽插狂干她,她叫了一声:「啊!好痛!姐夫……噢!……噢……嗯……噢……」我的手更是摸遍爱抚过她全身每一寸白晰的肌肤。
我又问:「下次再给姐夫干好不好?」
她终于回答:「嗯……好……可是……不能让姐姐知……道……喔……」
听她说完,我快感接近到要爆发的极限,更猛烈的作着抽插。只见她颤动身躯,接近歇斯底里的大声呻吟:「噢……噢……噢……姐夫……噢……我……不……行……噢……」
我终于将阴茎急促拔出,移到小姨子的脸上,一股浓稠的乳白色精液蓦然喷出,射到小姨子的嘴唇、脸庞上。只见她虚脱似的躺着一动也不动,美丽的脸上大半布满着我的精液,我不由得满足地微笑起来